姐你看! 敏敏一回到家立刻拿出一包东西给盈盈看。 「这是什么?」「淫药!催情用的, 是日本产的听说很灵光呢!」敏敏说着又拿出好多包淫药: 「我买了一打 这下可要爽毙我们了!」「是吗?」盈盈也兴奋起来。 「我先试喔?」敏敏说完就打开一罐饮料把淫药倒入, 然后就一口气喝了下去。 五分钟后敏敏就觉阴部开始发热发痒,接着感到乳房发胀变硬, 全身开始燥热起来。 「啊!药效……来……来得好快!」敏敏已是脸色绯红, 唿吸急促同时她的手变得不安稳起来,开始爱抚自己。 「啊……好难受……下面好……好痒……痒得厉害……我……姐……快帮帮……我……」敏敏边说边扭动身体在地上打磙: 「姐……呜……呜……我的阴部……快……」药吃下去才五分钟, 这药好厉害!盈盈见状赶紧去抚摸敏敏的阴部, 只见此时敏敏的牛仔裤阴部已被淫水浸透于是忙用嘴去吸, 还边吸边挤捏敏敏的阴部就像挤奶一样。 「啊……啊啊啊……」几分钟后敏敏终于泄了身子。 盈盈见状刚要直起身子,谁知敏敏抽搐一阵后并没像往常那样镇静下来, 而是又一次疯狂起来身子像蛇一样在地上扭动, 并不停地抽搐痉挛,口中呻吟不止,令盈盈吃惊的是, 敏敏大约10分钟就达到一次高潮短短半小时来就已泄了三次身子!盈盈知道, 女人虽然可以连续获得高潮但像敏敏那样无止境地泄下去, 那是谁也吃不消的!怎么办呢?盈盈想到用电击器去帮她 敏敏不是一直穿着「电击内衣」吗?于是盈盈拿出电击器 走到在地上挣扎不已的敏敏身边连上她腰间的两根电缐, 并接通电源然后调到连续档,按下了电击开关。 「啊……」敏敏被电得惨叫起来: 「好……好舒服……爽……电……」随着一次次电击, 敏敏很快又一次到达高潮并昏了过去。 盈盈见状拔掉电源,收好电击器,谁知敏敏又呻吟起来, 原来敏敏还没有满足!淫药还在控制着敏敏的胴体。 盈盈已是无计可使!怎么办呢?啊, 有了!原来盈盈想到了同班同学晓妮她知道晓妮在一家情色旅馆兼职打工, 这家旅馆专门供想作爱而又没地方的男女开房用 在这种地方工作的晓妮一定对这方面很内行她一定知道该怎么办!于是盈盈赶紧带上一包淫药去晓妮住的公寓。 晓妮正好在家,她的男朋友也在。 盈盈忙把晓妮拉到一边,把事情经过说了一下, 并拿出淫药给她看。 由于不得不把自己姐妹相互淫乐的事说出来, 盈盈感到很难为情脸都红了。 晓妮接过淫药一看, 惊道: 「我用过这种淫药, 女人吃了这种药后淫水分泌量可以增加好多倍, 而且一定要被男人连干三次以上充分得到了男人的精液才行哇!」停了一停, 晓妮又说: 「这种淫药在日本也刚上市很霸道的!如果得不到男人的精液, 那么女人就会一次又一次地泄身直到死亡!当然有男人的话 那性交起来会比平常快乐百倍呢!」「那……那怎么办呢?」盈盈急起来 自己跟妹妹都没有男朋友哇!「这么着吧 」晓妮说: 「如果你愿意叫我的男友帮帮你们好啦。 」「他愿意吗?」盈盈指着晓妮的男友问。 「肯定愿意,他是个大色狼呢!」晓妮自豪地说。 于是晓妮就到卧室里去拎了一个密码箱, 里面装着一些晓妮平常用的淫乐器具与她的男友路明和盈盈一起来到盈盈的公寓。 打开门,只见敏敏把阴部顶在桌子的角上, 正在拼命摩擦顶撞,大量的淫水正从被牛仔裤紧紧绷着的阴部涌出……这时路明迅速抱起已陷入疯狂状态的敏敏, 然后平放在床上同时晓妮从胸罩内掏出一颗带着体温的男用淫药胶囊递给路明, 路明把淫药放入口中然后俯身从敏敏阴部吸一口淫水, 把药吞了下去。 「路明吃的也是淫药,」晓妮对盈盈解释道, 「男人吃了这种药后不但阴茎会变得特粗特长还特硬, 持久力又长要连插三、四十分钟才会射精呢!而且精液量要比平常多许多倍, 被这样的男人奸淫可以把我们女人爽毙的,真是有欲仙欲死的快感呢!」晓妮一番极淫荡的解释, 把盈盈听得浑身燥热只觉阴道一阵痉挛,一股淫水喷射而出。 「你那里是不是湿啦?」盈盈身体的变化没有逃过晓妮的眼睛, 她似笑非笑地说: 「我给你吸吸好不好?」「唔。 」盈盈已经等不及了。 于是盈盈靠在墙上,晓妮则跪在盈盈前面, 隔着牛仔裤开始吸她的阴部。 我们再来看敏敏。 敏敏经路明一番爱抚之后,已经安静下来了。 于是路明熟练地把敏敏的衣服一一脱下,最后露出了雪白的胴体, 只见圆锥形的双峰高耸坚挺乳沟幽深,阴部呈倒三角形的阴毛乌黑茂密, 两片大阴唇又肥又厚高高隆起,中间一道裂缝……处女的阴部真的好美!路明几乎看呆了, 于是立刻脱光衣服扑到敏敏身上。 敏敏则一把抱住路明,并立刻送上干渴已久的香唇, 四唇相接一阵快感像电流一样马上从嘴传到阴部, 敏敏陶醉了……两个人亲吻着抚摸着……这时, 淫荡已极的敏敏伸手去抓路明的阴茎「哇!这家伙, 可真够强足有20厘米长,而且硬得像铁棍呢, 插到里面一定会把阴道胀得鼓鼓的,一定相当够味, 肯定会酥到心底里去哩!」敏敏边摸边想。 初尝异味的敏敏,笑意涌现媚眼,笑嘻嘻的说道, 「快插进去嘛人家都痒死了!」于是路明双手伸入敏敏双腿间, 缓缓撑开两腿改变姿势位于其中,两腿交叉处有黑绒的阴毛, 随着角度变大路明甚至可以看见她的处女膜。 此时路明的阴茎已膨胀到了极点,于是不再犹豫, 把它刺进敏敏的私处。 只听敏敏惨叫了一声: 「啊……」阴道口很窄, 紧紧地匝着路明那巨大的阴茎。 敏敏的双手紧紧抱着路明,双眼紧闭。 路明的手和插在她体内的阴茎,都可感到她在紧张发抖, 他低头逐目下看在敏敏的阴毛中有些暗红的血珠, 是刚才处女膜破裂从阴道口流出的她到底还是处女。 路明把阴茎向前顶去,敏敏哼叫一声,双手抓紧被单, 张大了双口发出了吟叫。 路明退出,再插入,再退出,再深入,反复地进行着, 路明的龟头感到一阵一阵的快感像爬山似,越翻越高。 敏敏的口则一次比一次更大, 叫声也更夸张了: 「啊……好……啊啊……舒服……爽……啊啊啊……」路明双手伸向前, 握住敏敏的双乳她失去控制的双腿,则像夹子似, 挟紧路明的腰路明狂乱地用力交媾,使劲揉搓双乳, 俯下身去在意乱情迷中吻上敏敏的双唇,敏敏也豪放起来, 用力吮着路明的舌头。 路明全力抽插,床面也摇晃得很, 并且在数着: 「唿……312, 313314……呵……」这时敏敏已丢了三次身子, 加上路明来前几次敏敏今天已泄了不下十次!吃了淫药的敏敏真是淫荡到了极点!「啊……好……舒服……好爽……用力……力……插……重重地插……」敏敏淫态十足。 路明受到鼓舞,更用力插去,持续了十来次后, 在她狂乱的呻吟声中路明缓住势子,将阴茎从她体内退出。 他们大口地喘息,她胸口起伏着,双乳不停地上下波动, 诱惑着路明。 路明爬向前,双掌握住她左乳,低头使劲吮住乳尖, 轻咬着或伸出舌头,用舌尖舔着。 「亲爱的……亲……宝贝……快……来干我!不要停……干……干死我……让我爽……」敏敏不停地浪叫, 同时一双玉手拼命寻找路明那令女人销魂的巨大阴茎。 路明再次用双手撑开敏敏的双腿,低下身, 将舌尖覆上用双手食指撑开的阴道内她连抗议也没有, 只是不停的喘息着。 路明圆起口唇,吸着敏敏的淫水,他是老手, 晓得如此她会很酥痒但她仍只喘息,于是路明的口移出阴阜, 嘴唇覆上她左边大腿内侧再右移至阴道口,再移到她左边大腿内侧, 直当成吃西瓜一样左移右移数次,接着用口轻咬她的阴唇, 口含几簇阴毛。 然后路明又漫不经心地上移到长满阴毛的三角地带, 吻上腹部胸部,并仔细轻咬敏敏每寸肌肤,含着右乳, 左手揉压左乳最后停在她的乳沟上,头枕在左乳, 细闻她的体香。 。